下一波互聯網商業模 式將來自加密世界

2020-05-14 10:47   94次瀏覽

《哥德爾、艾舍爾、巴赫——集異璧之大成》對我影響很大,我高中做的論文,討論機器是否有朝一日能夠進行思考。AI和計算機科學的碰撞把我引上哲學道路,然后我去哥倫比亞大學進修哲學,之后我對歷史和創新產生興趣,一直持續到現在。

Chris Dixon:a16z區塊鏈領域合伙人

看很多的創新,都是被一小撮有點瘋魔的人帶動。他們背后的動力是“問題的有意思程度”,而不是什么實用性。比方說很多比特幣參考的早期技術,那些人并沒有打算顛覆美聯儲,或者挑戰Facebook和Google的計算機,他們是真的對那些極晦澀的專業問題感興趣。

那么多重要的技術都在車庫和宿舍里誕生并不是純粹的巧合,而是和現實有關:生活中很少有能夠讓人十多年長期專注于某些事情的情境。很多有才華的人,利用周末和下班后的業余時間,受“問題的有意思程度”驅使,做出來的東西更有可能具有前瞻性,雖然今天看著沒什么實際用途。

1、現在聰明人周末做的事,會是其他人未來十年的工作。

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就完全沒講要顛覆世界什么。我把它貼墻上,其實很短,一張海報里就能塞下整個白皮書的內容,是個很低調的開端。

就說比特幣區塊大小的內戰,理論上就是關于GitHub代碼里一個數字的爭論。實際上它是區塊鏈技術或者比特幣背后兩種理念之間的沖突。一些人相信它的目的就是顛覆美聯儲,這是密碼朋克、自由意志主義者的看法。站在另一方,則把它視作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上面可以造很多東西的新架構。那些東西可以和經濟有關聯,比如貨幣。

我認為比特幣本身很有趣,它能做的還有更多。所以這邊不僅僅想改一個參數,還打算做其他事情,比如加上一個更強大的編程語言。當然,我們是敗下陣來了。但是2014年以太坊就出現了,而他們的社區和我們算同一陣營的。以太坊和一系列由它激發的事物,對技術社區而言是極大的鼓舞。

計算行業分成兩個主要的獨立周期:金融周期和產品周期。關于金融周期中我們現在的處境,最近出現了很多呼聲。金融市場也得到了極大的關注,它們的波動往往無法預測,有時還大起大落。相對而言,產品周期方面受到的關注就少一些,盡管事實上產品才是計算行業發展的真正推動力。

通過對過去的學習和延伸到未來的思考,我們可以了解并預測產品周期。

技術產品周期在平臺和應用之間是相互促進相互增強的。新平臺支持新應用,而新應用又反過來讓新平臺更有價值,從而創造出一個正反饋循環。往小一點說,分支技術周期總是在發生,但每隔一段時間,從歷史上看是每隔10到15年,就會開始出現重要的新周期,整個地重塑計算領域。

PC(個人計算機)的出現讓企業可以創造文字處理器、電子表格和其它許多不同的桌面應用程序?;ヂ摼W讓搜索引擎、電子商務、電子郵件和信息、社交網絡、SaaS業務應用和其它許多服務成為可能。智能手機造就了移動通信、移動社交網絡和拼車共享等按需服務。今天我們正處在移動時代中間,可能還有更多移動創新正待到來。

每一個產品時代都可分為兩個階段:孕育階段(the gestation phase):新平臺開始引入,但價格昂貴、不完整且/或難以使用;成長階段(the growth phase):解決了以上問題的新產品出現,開始迎來指數級爆發增長。

Apple II發布于1977年(Altair發布于1975年),但直到1981年IBM個人電腦的出現才正式啟動了PC行業的爆發。

互聯網的孕育階段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那時計算機還只是學術界和政府機構所使用的基于文本的工具。隨著1993年Mosaic網頁瀏覽器的出現,互聯網進入成長階段,至今仍在繼續。

1990年代是功能手機的天下,新千年初出現了Sidekick和黑莓的早期智能手機,但直到2007到2008年iPhone和之后的Android出現后,智能手機才真正進入成長階段。自那以后,智能手機就開始了爆發式增長:今天擁有智能手機的人數已超過20億。預計到2020年,全球人口的80% 都將擁有智能手機。

如果10到15年的周期模式還會重復,那么幾年之后,計算時代就應該會進入下一成長階段了。以此看來,現在處在新時代的孕育階段。

2、下一個計算時代會是怎樣呢?

在硬件和軟件領域已有很多重要趨勢可以讓我們一窺未來。下面我將對這些趨勢進行探討,然后給出關于未來可能模樣的一些想法。

硬件:體積小、價格便宜、無處不在

在大型機時代,只有大型企業才能買得起電腦。小型機是規模較小企業的選擇,PC用于家庭和辦公,而智能手機則是個人使用。我們這個時代,處理器和傳感器的體積和價格都還在持續下降,計算機的數量也將因此遠遠超過人類的數量。

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有兩個:一是過去50年里半導體產業的穩步推進(摩爾定律);二是Chris Anderson所稱的“智能手機大戰的和平紅利”:智能手機的巨大成功導致大規模投資進入處理器和傳感器領域。如果你拆開一架現代、虛擬現實頭戴設備或物聯網設備,你就能在其中找到大部分智能手機組件。

在現代半導體時代,人們關注的焦點已經從獨立CPU轉向了被稱為系統級芯片(SoC)的專用芯片組合。

典型的系統級芯片包含高能效的ARM CPU,外加用于圖像處理、通信、電源管理、視頻處理和更多功能的專用芯片。

這種新架構讓基本計算系統的價格從約100美元降至約10美元。售價僅5美元的樹莓派Zero是一款計算速度達1GHz的Linux計算機。在同等價位上還能買到運行某個版本Python的帶有WiFi功能的微控制器。不久之后這些芯片的成本就將低于1美元,其成本效益足以讓我們在幾乎任何東西中嵌入一部計算機。

軟件:人工智能的黃金時代

今天在軟件方面發生著許多令人興奮的事。分布式系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隨著設備數量的指數級增長,它對多臺機器的并行任務與設備之間的通訊和協調也日益重要。有趣的分布式計算技術包括Hadoop和Spark這些用于并行處理大數據問題的系統,以及用于保護數據和資產安全的比特幣/區塊鏈技術。

但也許最讓人興奮的軟件突破正在人工智能(AI)領域內發生。人工智能有很長一段糅雜著炒作和失望的歷史。阿蘭·圖靈自己曾預測說,到2000年時機器將有能力成功模仿人類。但,現在我們終于有理由相信人工智能終于開始進入黃金時代了。

人工智能的很多興奮點都集中在深度學習上,機器學習技術大眾化的開端是現在已經非常出名的2012年谷歌推出的使用巨大計算機集群來學習鑒別YouTube視頻中的貓的項目。深度學習是神經網絡的傳承,神經網絡這項技術可以追溯到1940年代。得益于新算法、廉價的并行計算和廣泛可用的大數據集等因素的結合,這項技術終于重現生機。

人們很容易將深度學習誤認為是又一個硅谷流行語。然而它所帶來的興奮得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理論和現實世界的結果的支持。比如,ImageNet挑戰(一個流行的機器視覺大賽)獲勝者的錯誤率在使用了深度學習之后出現了20-30%的下降。使用深度學習,獲勝算法的準確度也在穩步提高,到2015年時已經超過了人類的表現。

許多與深度學習相關的論文、數據集和軟件工具都已經開源。其所帶來的民主化效應讓個人和小型企業能夠打造出強大的應用。WhatsApp僅憑50名工程師就能夠打造出為9億用戶提供服務的全球信息系統;相比而言,前幾代信息系統需要數千名工程師。這種「WhatsApp效應」現在正在人工智能領域出現。類似Theano和TensorFlow這樣的軟件工具與用于訓練的云數據中心和低廉的GPU相結合,讓小團隊的工程師也能夠打造出最為先進的人工智能系統。

例如,有一個單獨的程序員正在開發一個利用TensorFlow給黑白照片上色的小項目。另外還有一個小型初創公司打造了實時物體識別:這讓人不禁聯想起一部科幻電影中的場景:大型科技公司首先發布的一個深度學習應用是Google Photos的搜索功能,其智能程度讓人震驚。

很快我們就能看到各種產品中智能的顯著提升,包括語音助手、搜索引擎、聊天機器人、3D掃描儀、語言翻譯、自動駕駛、、醫療成像系統等。

初創公司打造人工智能產品需要在特定應用上保持高度的關注,這樣才能抗衡將人工智能作為首要發展重點的大型科技公司。人工智能系統會隨著收集數據的增多而變得更好,這意味著可以創造一個良性滾雪球的數據網絡效應(更多用戶→更多數據→更好的產品→更多用戶)。地圖初創公司Waze使用數據網絡效應打造的地圖比其它更有資本的競爭者好很多。成功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都會遵循類似的策略。

軟件+硬件:新型計算機

現在有各種各樣的計算平臺處于孕育階段,很快它們就將變得更好——可能進入成長階段——因為它們整合了現在的硬件和軟件。盡管它們的設計和封裝方式各不相同,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它們通過在世界頂層上嵌入智能虛擬層賦予我們新的增強的能力。下面是一些新平臺的簡要概述:

汽車

谷歌、蘋果、Uber和特斯拉這樣的大型科技公司正向自動駕駛汽車領域投入重要資源。特斯拉Model S這樣的半自動汽車已經公開上市,能力也在快速提高。全自動駕駛所需的時間更長,但可能不會超過5年時間?,F在已經有幾乎能與人類司機并駕齊驅的全自動駕駛汽車了。但是基于文化和監管方面的原因,全自動駕駛汽車只有在遠遠超過人類司機時才能被廣泛允許。

預計還將有更多大量投資投入自動駕駛汽車。除了大型科技公司,大型汽車制造商也開始對自動駕駛嚴肅起來。你甚至還將能看到一些初創公司的有趣產品。深度學習軟件工具已經非常好用了,一個單獨的程序員就能做出一輛半自動駕駛汽車。

今天的消費級包含了現代的硬件(大部分智能手機組件外加機械部件),但軟件卻相對簡單。不遠的將來,我們將看到整合了先進的計算機視覺和其它人工智能技術的,從而使它們更加安全、更易于操控且更加有用。娛樂錄像還將繼續流行,但也將出現重要的商業實用。有成千上萬種涉及到攀爬建筑、高塔和其它結構的危險工作,使用能讓這些工作變得更為安全和高效。

物聯網(IoT)

物聯網設備最明顯的應用目的是為了節能、安全和便捷。Nest和Dropcam是前兩個目的中比較受歡迎的例子。而在便捷上,亞馬遜的Echo是最有趣的產品之一。

在真正嘗試Echo之前,大部分人都認為它只是一個噱頭,而一旦嘗試后,他們會驚訝原來它這么有用。Echo是「長期在線語音」作為用戶交互接口能夠多么有效的偉大演示。在能夠進行全面對話的通用型人工智能出現之前,我們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但就像Echo一樣,目前聲音可以在限制范圍內獲得成功。隨著最近深度學習領域的突破,人工智能的語言理解能力也會獲得提升,從而開啟其產品設備之路。

物聯網也將在商業環境中得到應用。比如帶有傳感器和網絡連接的設備在監測工業設備方面具有很大的用處。

虛擬現實(VR)

對虛擬現實而言,2016年是讓人興奮的一年:Oculus Rift和HTC/Valve Vive(也許還有索尼Playstation VR)的發布意味著舒適的、真實感極強的虛擬現實系統終于走向了公眾。虛擬現實系統需要達到非常好的程度才能避免「恐怖谷」陷阱。合適的虛擬現實需要特殊的屏幕(高分辨率、高刷新率和低殘留)、強大的顯卡和用戶準確位置的能力(之前推出的虛擬現實系統只能用戶頭部的旋轉)。今年,公眾將首次體驗到什么叫「出離(presence)」——當你的感官被完全欺騙時,你會感到被完全傳輸到了虛擬世界中。

虛擬現實頭設還將繼續改進并越來越便宜。主要的研究領域包括:1)用于創建渲染和/或拍攝虛擬現實內容的新工具;2)用于從手機和頭設中直接和掃描的機器視覺;3)用于主控大型虛擬現實壞境的分布式后端系統。

增強現實(AR)

增強現實可能在虛擬現實之后到來,因為增強現實需要大部分虛擬現實所需的東西還外加一些新技術。比如,增強現實需要先進的低延遲的機器視覺以在同一個交互式場景中令人信服地將真實和虛擬物體結合。也就是說,增強現實可能會比你預想得更快到來。

有可能10-15年的計算周期已經結束,移動是最后的時代。但也有可能下一個時代并不會很快到來,或者只有前面所談論的新計算類別中的一個子類最終會變得重要。

我傾向于認為我們并不只是處于一個,而是很多個新時代的風口浪尖?!爸悄苁謾C大戰的和平紅利”創造了新設備的“寒武紀大爆發”,而軟件,尤其是人工智能的發展將讓這些設備變得智能和有用。上面談到的許多未來技術今天都已存在,并會在不遠的將來得到廣泛的應用。

觀察者也已經注意到許多這些新設備都還處于他們“尷尬的青春期”。這是因為他們都還處于孕育階段,就像是70年代的PC、80年代的互聯網和2000年代早期的智能手機;我們看見了一點尚未到來的未來。但未來正在到來:市場有漲有跌,興奮感也起起落落,但計算技術一直在穩步向前推進。

4、區塊鏈會帶來那些更好的產品嗎?

我在2013年加入創投界的巨頭Andreessen Horowitz。差不多同一時期,完成了區塊鏈項目的筆投資,Ripple。此后,我領著公司做了一系列加密貨幣方向的投資,包括Coinbase、OpenBazaar和Mediachain。就在2019年年6月,Andreessen Horowitz宣布設立一支3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專項基金。

從因特網發展歷程的角度來看,互聯網一開始的出發點,最棒的方面就是開放、去中心化的協議,差不多2008年前都是這樣?;蛟S智能手機就是一個轉折點,然后谷歌、蘋果、臉書、亞馬遜這些中心化服務發展壯大。

今天的互聯網更像是迪士尼樂園。如果我在迪士尼樂園開了餐廳,樂園認為我賺錢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變規則?,F在臉書、谷歌和蘋果上造的東西就是這樣。我們生活在這個迪士尼樂園般的互聯網里,不如以前那么多樣化、令人激動,不再那么有趣和富有創造力了。

這毀了那些有創意的商業模型,如果我們不做點什么去改變這現狀,會在創業領域付出巨大的代價,錯失很多機會,下一個Mark Zuckerberg、 Larry Page將很難起步把生意做起來。要么用政策調控,要么提供更好的產品。我傾向于后者,通過自由市場解決這些問題。

區塊鏈會帶來那些更好的產品嗎?對我而言,區塊鏈技術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豐富、更高級的協議。它們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規則都是固定的,人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創造、投資。

但是相比之下區塊鏈又有更高級的性能。一種看待區塊鏈的方式是把它當作社區擁有的數據庫。

Web 1.0那時候是沒有數據庫的,用計算機科學里的話講,就是沒法記錄狀態。而今天的以太坊可以存儲任何代碼、名字或者其他數據。你可以在這個豐富的數據庫的基礎上實現更強大的服務,同時又保有Web 1.0和Web 2.0的一些屬性。一些人稱之為Web 3.0。Web 2.0里是“不作惡”。Web 3.0里是“不能作惡”,這被烙在代碼里了。

臉書、推特、亞馬遜、谷歌這些網絡真是不可思議的強大。特朗普完全擊垮了谷歌的新聞排序。這些問題會越來越靠近政治引爆點,到一定時候,人們會開始發問,誰來決定哪些人要從平臺移除?規則又是什么?隨隨便便讓某公司的幾個產品經理來決定新聞的真假,這就是我們身處的社會所作出了的選擇么?

話說這些公司自己估計也不想背黑鍋。那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呢?這就是為什么人們對加密貨幣社區治理如此癡迷。治理就是:我們怎樣才能不犯同樣的錯誤?如何建造新的平臺,用代碼讓人不能作惡?聽上去都像是烏托邦式的幻想,但是一旦做出來,它將為創業者提供經濟激勵,也會給投資者創造很多機會。

5、以下是一些令我們感到興奮的領域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互聯網技術投資催生了數十億人每天使用的產品及服務,這包括信息傳遞、視頻會議、電子商務以及它們之間的一切。我們認為,繼續投資于互聯網的長期發展,以滿足人們在未來幾十年的需求是很重要的。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會興奮地宣布一支新的5.15億美元基金,它將用于投資加密貨幣網絡及業務。以下是一些令我們感到興奮的領域:

下一代支付系統

我們今天所使用的支付系統,它們的設計源自于半個多世紀以前,在轉移和分配價值的方式方面,支付系統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而在沒有第三方參與的情況下,快速、廉價地傳遞實際價值,這在技術上很快將成為可能,正如同今天我們傳遞電子郵件或照片等數據一樣。

支付型區塊鏈正拾起比特幣的遺珠,它們解決了貨幣波動性和結算交易時間問題。與Venmo或PayPal等服務不同的是,在這些支付型區塊鏈服務中,數字IOU被發送來代替實際的貨幣,在這些系統中,你只需要點擊“發送”,接收者就能夠擁有實際的價值,而不需要依賴于第三方。這類加密貨幣就如同現金:而比特和字節本身就是承載工具。在現有系統中,發送方和接收方必須具有適當的銀行基礎設施,而支付型區塊鏈則不同,它們不需要銀行賬戶,從而為全球超過20億未開設銀行賬戶的人開放了金融服務。

對于已經習慣于傳統支付方式(如銀行卡和信用卡)的人來說,新系統可以提供急需的升級,顯著減少摩擦(如不必要的費用、呼叫中心、傳真、延遲、隱私泄露,以及通常過時的流程),并提供更令人愉悅的現代化用戶體驗。把錢變成純比特(bit)的形式,也讓軟件開發人員能夠像處理照片和文本那樣,圍繞著錢創造性地設計新的服務。支付型區塊鏈之于銀行的影響,正如電子郵件之于郵局,或者是VoIP服務之于長途運營商。

現代價值存儲

消費者,特別是數字原生用戶以及那些身處貨幣動蕩地區的消費者,會希望獲得一種現代化、稀缺、安全、經久耐用、便于攜帶且不受審查的價值存儲。即使是我們這些處于經濟穩定地區的人們,也越來越懷疑貨幣供應的管理問題。黃金長期以來一直扮演著法幣的替代品,而比特幣則是一種數字替代品,它正在世界范圍內得到認可及采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DeFi是金融服務的新堆棧, 例如借貸、衍生品、保險、交易、眾籌等,都將建立在包含開放互聯網核心價值的區塊鏈之上,其中包括:

1、對世界上任何人的開放訪問;

2、承諾開源代碼;

3、第三方開發者的無許可擴展性;

4、低費用,近乎免費;

5、由密碼學保障的安全性與隱私性;

DeFi已被早期用戶和開發人員迅速采用。用戶們已經在領先的DeFi協議中部署了數億美元,而開發人員已擁抱了DeFi的開放性以及豐富的設計空間。推動開源軟件興起的主要力量之一是可組合性 —— 即對軟件組件進行混合和重組的能力。隨著可編程的信任、稀缺性和價值成為新的構建基礎塊,DeFi可以對金融組件進行相同的重組和試驗,從而使開源軟件變得更加強大。

創作者獲利的新途徑

在互聯網的歷史上,已經出現了很多新的商業模式,包括橫幅廣告、搜索廣告、視頻廣告、應用內付款以及數字訂閱。每一種新的商業模式,都有助于為創作者提供一套新的數字服務和新的收入來源。

我們認為,下一波互聯網商業模式將來自加密世界。創作者可通過token模型繞過看門人,并讓粉絲直接獲得利益,而不是通過收取高租金并制定自助規則的集中式看門人來吸引觀眾。

如今,視頻游戲行業正處于這一趨勢的前沿,它們正嘗試一些可以在二級市場上交易、在游戲之間轉移的數字產品。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期待看到加密token模型被應用于其他創作活動,包括寫作、音樂、播客、編程、設計等。

Web 3.0

互聯網如此強大的一個關鍵原因,在于它主要是基于軟件的,所以可以在它之上創建新的網絡。最初,這意味著基于諸如電子郵件和Web之類的開放協議網絡。而最近,這意味著像Facebook、Twitter和Uber這樣的公司網絡。

擁有網絡的公司,在重要問題上擁有單方面的權力,例如指定誰可以訪問網絡、收入如何分配、支持哪些功能、如何保護用戶數據等等。而這造成了對立,因為企業利益往往與依賴網絡的人(包括用戶、開發者、企業和創作者)的利益是相背離的。

而區塊鏈可以創建去中心化的網絡,其在網絡參與者之間如何分配控制權和資金方面,能夠做出強有力的承諾,“Don’t be evil”正由“can’t be evil”所取代。早期的例子是存儲網絡,在這種網絡中,社區之間可共享經濟,而決策則是由社區成員而不是公司委員會來做出的。

我們仍處于Web 3.0 的早期構建階段。高性能可編程區塊鏈,將使得去中心化網絡開發變得更容易訪問。經過多年的研發,對于不久的將來諸多下一代可編程區塊鏈的推出,我們感到興奮。

這些是人們已經在構建的幾個領域,但它們僅觸及了企業家們夢想中尚未實現應用的表面。同樣,在2007年的時候,手機上的應用會如何改變我們移動、消費、旅行、交流甚至約會的方式,在很多方面還不明顯,很難想象基于區塊鏈計算平臺的應用及用例是什么。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自媒體,不代表一點鐘的觀點和立場
精彩推薦
收视率怎么赚钱会员免广告 街机游戏新快三 爱彩乐山东11选五 北京11选5前三直遗漏 连双码是什么数字 跌停洗盘后暴涨的股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开奖结果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 江苏快三计划大小网页 股票配资平台哪家安全 江西快3历史最大遗漏数据